当前位置:股票配资门户 > 理财 > 正文

上市银行理财收入及规模双双“瘦身”

未知 2019-04-14 00:52

  在资管新规的影响下,各家银行加快推动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,有序压降存量产品规模,但同时,理财业务收入和理财规模下降成为转型过程中必经的“阵痛”。2018年上市银行年报显示,银行理财业务收入普遍下滑,部分银行理财收入降幅超过50%。

  业内专家表示,资管新规的过渡期截止到2020年底,在这期限内银行必须把已有不合规的存量业务消化完毕,银行理财收入和规模下降不可避免。未来,银行理财业务面临重塑,会对中间业务收入产生一定冲击,银行应积极挖掘新兴中间业务,抵消理财收入下降的影响。

  在上市银行2018年年报中,工行、建行和邮储银行公布了理财业务收入数据,农行、中行和交行公布了包含理财业务收入的手续费收入。从数据来看,六大行理财业务收入普遍下降。

  去年,工行实现理财业务收入421.78亿元,同比下降18.62%,主要受产品转型和2018年资管产品缴纳增值税等因素影响;建行实现理财业务收入111.13亿元,同比降幅达44.55%,主要受资管新规实施和理财产品市场发行成本上升等因素影响;邮储银行实现理财业务收入45.89亿元,同比下降5.11%。

  农行、中行、交行虽然没有直接披露理财业务收入,但这3家银行包含理财业务的手续费收入同样呈现下降趋势。

  农行代理业务手续费同比下降8%,该行在年报中表示,去年压降了存续期预期收益型产品规模;中行代理业务手续费同比下降13%,主要由于理财业务和代理保险业务相关收入同比下降;而交行的管理类手续费收入同比下降了16%,主要由于理财产品收入减少。

  与六大行相比,股份制银行理财业务收入降幅则更加明显。平安银行理财手续费收入由2017年的34.11亿元降至2018年的13.65亿元,降幅为60%。此外,招商银行、浦发银行理财收入同比也分别下滑37.5%和56.4%。

  建行资产负债部总经理刘方根表示,建行理财业务收入下降幅度较大是因为在资产端,按照监管的要求,高收益的资产配置受到了限制;在负债端,整个市场负债成本上升比较快。

  华泰证券分析表示,理财手续费收入的下降一方面是由于理财转型过渡期资产规模波动;另一方面是因为过渡期内非标资产总体压降,而非标资产为理财超额收益重要配置渠道,非标资产压降是理财手续费收入下滑的主要拖累。

  工行副行长谭炯在2018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表示,受资管新规影响,2018年,银行理财全行业中间收入均出现大幅下降。截至2018年年底,工行非保本理财规模为2.58万亿元,同比下降3.4%。

  截至2018年年末,农行理财产品总余额为16601.25亿元,较上年约减少500亿元;招商银行年报显示,该行2018年底理财产品余额为19600亿元,较上年下降3400亿元;浙商银行2018年理财产品余额为3403.17亿元,较年初降幅为2.55%。

  《金融时报》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由于在资管新规过渡期内银行有序压降不合规理财产品规模,停止不合规资产投放,这导致短期内各家银行理财规模出现不同程度“瘦身”,但银行业人士对未来银行理财规模的增长仍充满信心。

  融360理财分析师刘银平认为,未来几年,理财规模会进入一个先减速后加速的阶段。银行的客户基础还是比较庞大的,未来谁能吸引并留住客户,谁将在理财市场占据更大的优势。

  申万宏源银行业分析师马鲲鹏表示,2018年底,全行业非保本理财余额在经历2018年上半年明显下降后,下半年逐渐回升至与2017年底相当的规模。同业理财2018年全年基本压降到位,降幅达到62.6%,占全部理财产品余额仅为3.8%,叠加零售客户(一般个人类、高资产净值类、私人银行类)理财规模稳步提升趋势,预计2019年理财规模稳步增长,对银行理财业务收入增速修复形成有力支撑。

  尽管经历转型“阵痛”,但不破不立,随着银行调整产品和投资结构,银行理财市场正在迎来新的曙光。多家银行在年报中透露了转型的具体策略,包括压降保本理财产品、加快推出合规的净值型理财产品、稳步调整资产配置结构等。

  去年,交行共发行理财产品6208只,募集资金达17.59万亿元。其中,净值型理财产品日均规模较上年增加人民币356.19亿元,净值型理财产品日均规模占表外理财比重较上年上升4.83个百分点至15.52%。

  2018年,建行自主发行各类理财产品75191.23亿元。其中,净值型产品增长迅速,全年发行净值型产品192只,2018年年末余额2996.24亿元,较上年新增2975.09亿元。

  “目前建行已采取多种措施积极应对资管新规带来的变化,向净值型、标准化转型,提高我们整个理财业务期限错配的配合度,预计2019年能取得显著成效,实现恢复性增长。”刘方根在建行业绩会上表示。

  西南证券金融组首席分析师刘嘉玮在采访中表示,2019年,银行理财业务的转型大方向依旧是破刚兑、净值化,但节奏的快慢要看政策和内外部环境。

  “2019年存量的保本理财产品应该还不会完全出清,会在继续处理存量的同时推出新的净值化产品。”刘嘉玮认为,资管新规给出的过渡期大限是2020年底,也就是说还有两年过渡期,需要持续调整产品结构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为了对冲理财收入的暂时收缩,各家银行纷纷发力信用卡、私人银行、手机银行等中间业务,使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基本保持平稳。

  工行在年报中表示,2018年持续开展中间业务转型创新,去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453.01亿元,比上年增加56.76亿元,增长4.1%。其中,银行业业务收入增加50.27亿元,主要是信用卡分期付款手续费和消费回佣收入增长较快。

  农行也表示,2018年,该行加快新兴业务发展,信用卡发卡量突破1亿张,掌上银行活跃客户突破1亿户,私人银行管理资产规模突破1万亿元。

  去年,中信银行信用卡带动借记卡客户新增550万户,手机银行客户超过3600万户,仅2018年就增加900余万户,交易额同比增长48.6%。

  受访专家表示,多数银行采取大力发展信用卡的战略增加中间业务收入,抵消理财收入下降的影响。未来,银行会继续加大信用卡及其他新兴中间业务投入力度,进一步挖掘存量客户信贷需求并撬动潜在增量客户。

 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:11010845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:

标签 理财